张秀民《中国印刷史

作者:吉隆坡赌场 发布时间:2020-12-08 14:12

  张秀民先生,字涤瞻,浙江嵊州市廿八都人,生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我国当代著名学者,在中国印刷史、版本目录学、中越关系史方面有精深的造诣。

  先生四岁那年,在本村上小学,后转学崇仁镇高小,毕业后至嵊县中学,学习两年。后转学宁波四明中学(美国基督教长老会、浸礼会合办),初次接触到美国老师。在校期间,对医学发生兴趣,遍览学校图书馆的卫生医学图书。高中即将毕业时,在国文课上读了黄炎培的陈嘉庚先生毁家兴学记,以为陈先生在南洋经商所得千万巨款,不为个人之安乐享受,在福建兴办学校,又在厦门岛上创办综合性的厦门大学,其大公无私之精神,实为难得。又见该校招生章程中有学生成绩优良者,可得陈嘉庚奖学金,海滨校舍,风景如画,乃不胜向往,1927年,赴上海招考处投考,得以录取。

  在厦门大学期间,读的是文学院国学系,同班不过四五人,受业于周岸登(前清举人)、缪篆(章太炎之弟子)、余謇(前清举人)、郝立权(刘师培弟子)、李笠(孙诒让弟子)、朱桂曜及萧炳实等先生,当时选修的有《管子》、《老子》、《庄子》、《史记》、《文心雕龙》等科目。除必修国文、英文之外,还选修了法文、日文、德文、拉丁文等课。先生在校四年,课余时间,都在图书馆书库自由阅览,为日后的研究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因读到一本英国人(T. H. Horne)写的目录学入门书(An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Bibliography. London, 1814),从而对西洋版本发生了浓厚兴趣。在大学学习期间,即开始编《宋版编年解题目录》,把见于著录的宋板书,依刻书年月先后为序,编为目录,详载每书之刻书序跋,以解决刻书之人与时间、地点问题。先成南宋高宗、孝宗、光宗、宁宗、理宗部分(北宋部分亦有草稿),后来发表的宋孝宗时代刻书述略(1936)、宋光宗时代之刻书(1937)两篇,即从目录中摘抄改编。

  在校期间,发表了评四库总目史部目录类及子部杂家类和目录学家凡例初稿两篇论文,后者刊登在《厦大周刊》,对近代藏书家有关著作进行了梳理。又写了一篇宋椠本与摇床本,比较了宋版书与15世纪欧洲摇篮本的异同,寄往天津《国闻周报》,发表时该刊介绍此文作者是厦门大学教授,而先生当时不过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学生。这是先生治印刷史的第一篇作品,对先生一生影响很大。1930-1931年,撰写了毕业论文《宋活字版考》, 获文学士学位。先生的学术志趣于青年时代就可见端倪。

  因成绩优异,先生在厦门大学年年得奖学金。先生在国学和外语方面的深厚功底亦得之于这段时期的学习。当时大学毕业生虽寥寥无几,而求职却非常困难。李笠师对先生的前途极为关怀,把先生发表过的论文推荐给当时国立北平图书馆副馆长袁同礼先生。袁先生当即由馆方名义去信,谓新馆落成需人,望速来。先生未及行毕业礼,就乘海轮北上,从1931年至1971年退休,在北京图书馆工作达四十年之久。

  十九世纪初,英国目录学家Thorne (T.H.)有言曰:‘目录学中,更无重要于印刷术史者。‘故其所著An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Bibliography (London, 1814)一书,论印刷术之起源及进步者独详(凡一百三十余面,p.144-277)。中又有论及中国木版印书之方法者数面。后此西方学者于此问题多有研究,惟考辨未周,且多谬误。及一九二五年哥伦比亚大学教授Carter (T. F.)博士《中国印刷术之发明及其西渐》一书(The Invention of Printing in China and its Spread Westward. New York, 1925)出,后来居上,可谓集诸家之大成。以其搜罗中西材料,融会贯通,复得博学者为之助,故其成就,迥非前人所能及。顾其书亦不免疏略:如论宋代雕印大藏经(Tripitaka)仅及开宝五年(972)一藏,又未言雕于蜀中。而福州东禅寺、开元寺之两藏,浙江湖州之前思溪藏(1132,绍兴初湖州归安县松亭乡思溪居住左武大夫密州观察使致仕王永从捐捨家财,命工镂版于思溪圆觉禅院),后思溪藏(嘉熙淳祐间安吉州思溪资福禅寺所刊,1239)。又有端平二年(1234)碛砂延圣院版。每藏各五千余卷,如斯钜工,曾无一字道及。书中第二十二章述中国活字版之发明(p.159-168),仅据元王祯《农书》活字印书法,其论宋代活字版者(p.159-161),仅三面,惟将沈括《梦溪笔谈》记毕昇事,全译为英文而已,无所发挥。末又根据留庵《中国雕版源流考》者也。虽然,此未足为Carter氏病,我国人所论述者,亦不过如是而已。如《书林清话》卷八述宋以来活字板,则详于明而略于宋,其论宋代者仅三四百字耳。至《雕板源流考》考活字印书法,亦不过汇录王氏《农书》及《武英殿聚珍版程式》原文,以充篇幅;且校雠不精,譌字甚夥。其述宋活字版,则亦节录《梦溪笔谈》及《天禄琳瑯》约百余字,溯而至于明清诸大藏书家,惟斤斤于宋板之口、线、鱼尾、行款字数,而于天水活字版,曾无一有系统之记载。即草草如《陔馀丛考》、《藏书纪事诗》之偶然论及,亦不数数觏。闻日本书贾英遵有《活字版目录》(未见原书),不知有我国宋活字版书之著录否?又德国Huelle (Hermann)对于中国活字版史及其在高丽之发达有十五面简要之叙述,不知其书论宋活字板果何如耶?夫印刷术史,在目录学上之地位既然重要,而宋代活字版,在世界印刷书史上又为开山鼻祖,不有论述,岂非阙典?此即本篇之所由作也。

  可见先生一生与中国印刷史结缘与卡特(Carter)的专著有关。卡特著作的发表,无疑给国人一大刺激,引起了学者对印刷史的兴趣。1926年起向达先生的译文陆续在《图书馆学季刊》发表;同年10月,张荫麟先生在《学衡》杂志翻译了荷兰汉学家戴闻达(J.J.L.Duyvendak)的文章,实际上转译了卡特的成果 。1928年出版了刘麟生节译本,题名《中国印刷源流史》,被收入《汉译世界名著》。学术界对卡特书的反响,由此可见一斑。

  20世纪初,对中国刻书史也有了进一步的研究,有孙毓修的《中国雕板源流考》(1908)、叶德辉的《书林清线),对中国雕版、活字的相关史料进行了整理。后者还辑录了历代刻书、钞书、藏书等资料,影响很大。

  先生进北平图书馆时,再读向达先生翻译的卡特著作数章,认为很有价值。有感于印刷术为我国的伟大发明,而此书反出外人之手,乃立志要写出一部中国印刷史。因此对印刷史资料特加留意,费了两年多时间翻阅了当时馆藏的全部宋版书约355种,成《北图藏宋版书经眼录》二冊,《宋刻工名录》二冊,稿本现存。又翻阅了明嘉靖重抄《永乐大典》残本二百余冊,数十年内把大书库数千种地方志、诗文集、笔记小说及日文、西文版本目录学书涉猎一过,成为中国印刷史研究广泛取用的资料之源。

  袁同礼先生掌管图书馆时,事必躬亲,他不光让其发挥一个公共图书馆的应有职能,同时也把图书馆办成一个学术研究机构,网罗了一批学有专长的学者,如向达、赵万里、谢国祯、孙楷弟、王重民、谭其骧等,集一时英才之盛。在这种浓厚的学术空气中,先生也受到切磋熏陶之益。

  1931-1937年,先生主要在图书馆进行编目工作,是相对安静的时期,当时史学界有了较为稳定的环境,学术规范得以建立。七七事变之后,有感于亡国之痛,开始研究安南史。抗战胜利后至文革之前,才重操旧业,开始研究中国印刷史。

  1952年10月,为配合中国印本书籍展览会,写了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对亚洲各国的影响一文,发表在《光明日报》,后被《文物参考资料》转载。此文发表后,深得学术界好评,于是应邀把此文加以扩充,写成《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影响》一书,1958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日本著名史学家神田喜一郎见之,多有赞誉,1960年,由广山秀则译为日文出版。一时日本、苏联、美国刊物上多有书评介绍或报导。

  由于早期实物的缺乏,因此对印刷起源问题,众说纷纭,此书在详细考察历史文献资料的基础上,推定在7世纪唐贞观时期即已发明雕版印刷术,这是相当合理的结论,这一观点得到了学术界的普遍赞同。对活字印刷的研究,则是该书用力最勤的部分之一。过去论活字印刷史的,先谈毕昇,接着便跳到元王祯,由王祯即至明华氏、安氏。此书举出杨古、马称德的活字印书,补足了王祯前后的空白。叙述金属活字时,同时论及铜板、锡板、印刷纸币。叙述套印后,也附述了蜡印的起源,均有独到的见解。以往关于泥活字印书的材料,只知道宋代毕昇发明,此后从未见有使用的记载,先生书中则蒐集资料,证明元代、清代也曾使用过泥活字,这样就把我国使用泥活字的记载衔接了起来。

  印刷术是中国古代的重要发明之一,对促进世界文化的发展有极大的推动作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历来的研究很少提及中国印刷术的影响问题,卡特《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西传》一书,只论述在西方的传播,对于中国印刷术传入朝鲜、日本,语焉不详,其它亚洲各国除伊朗外,更一字未题。先生此书则根据《李朝实录》等资料,说明朝鲜铜、铅活字在世界印刷史上的地位;并指出元末中国大批刻工在日本刻书,对日本印刷事业作出了贡献;还介绍了越南、琉球的古代刻书情况,又讨论中国天主教徒在菲律宾开创印书事业。这些成果弥补了卡特书的不足,屡为中外学者所引用。

  《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影响》只是中国印刷史的首尾两部分,其中主体,唐、五代以后至清末,仍有待深入研究。1961年左右,吴晗先生发起编写《中国历史小丛书》,先生应邀写了《活字印刷史线年初版,以后多次再版。后来先生又陆续发表了近三十篇文章,着重在活字印刷史的研究,特别在铜活字、泥活字、木活字的研究等方面,进一步深入挖掘,找出了许多新的史料,受到学术界的高度评价。

  1971年退休返乡后,先生致力于《中国印刷史》的写作。由于在北京图书馆工作达四十年之久,经眼的善本很多,掌握的资料丰富,因此具备写作这样一部全面性通史的优越条件。1984年全书书稿完成,1989年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五十多年精深研究的成果,终于得以面世。这是一部全面、详尽、有系统的关于中国印刷史的集大成之作,不仅在这一专题领域中丰富了人们的认识,弥补了这一方面的空白,也在中国文化史和科技史的研究中,增添了重要的篇章。此书对《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影响》作了许多补充,内容广泛,体大思精,洋洋五十万言,包罗了自从印刷术发明以来一千多年间全部刻书和印书的历史,详细讨论了各个时代的刻书地点、刻本内容、板本特色、刻工印工的生活和事迹,以及各种刻印的方法。其他在书籍以外的各种印刷品,如版画、年画、报纸、纸币,以至印刷所用的各种物料如纸、墨等文房工具,也都提供了新鲜的资料和独到的见解。这是迄今所见到的一部最完备而有系统的综合之作。

  《中国印刷史》论述唐、五代、辽、金、西夏、大理、元、明、清(附太平天国)各代印刷的概况,书中对于每朝印刷,先总论,次雕版刻书地域,各种官私刻本,刻书书坊,刻本特色,次论各朝活字本。又论述印本内容,略依四部为次,而稍变通之。藩府本为明代所特有,虽早有人注意,而很不全面;明?quot;制书,宦官出资刻书,亦为历代所无;局刻本、私家校刻丛书,为清代特点,此书都加以论述。鸦片战争之后,西法石印、铅印输入中国,书中改正石印传入中国的年代,并叙述铸造中文铅字的曲折经过。关于明无锡华氏铜活字印书,徽派版画黄姓刻工,以前论述者世系颠倒错乱,书中均加以改正。此书还更多地考虑到了印刷术和社会文化发展之间的关系,更是一部中国文化史的空前巨著。

  《中国印刷史》出版后,在学术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胡道静先生说?quot;尊撰的出版,使得率先发明造纸及印刷术的故乡,从此有了国人自写的专史,是文化史、技术史、国情教育上的一件辉煌大事,谨为吾公衷心祝贺。 著名历史学家谭其骧教授说:大著内容丰富详瞻,无疑是前无古人,亦恐后人难以逾越。 美籍华人钱存训教授说:先生在印刷史方面的贡献,领袖群伦,众所景仰。此次大著(指《中国印刷史》)获出版界颁奖,实至名归,不胜钦佩,谨再申贺。 大著资料丰富,内容充实,分析详明,见解独到,有如拙序所言,确属不虚 。此外,国内外也有许多书评介绍。有人曾这样评论道?quot;早在1958年张秀民出版了《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影响》,当时日本的学者神田喜一郎的评价是一部‘非常诚恳真挚的好书。‘……现在这部《中国印刷史》也同样当得起那样一句评语。因为其中绝对看不到哗众取宠的东西,也不会有敷衍了事的地方。读这样的书,好像对着知识的富矿,俯仰皆有所得,每一个字句,都有份量。

  由于先生在中国印刷史研究方面作出的杰出贡献,1987年,《中国印刷史》(校样)获首届中国印刷界的最高奖毕昇奖和森泽信夫奖,之后又分别获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科技史著作荣誉奖(1989)、中国图书奖二等奖(1990)、华东地区优秀图书一等奖(1990)。1997年,台湾印刷界还出版了豪华版《中国印刷史》(改名《中国印刷史论丛》)。

  先生发表的有关中国印刷史方面的文章和专书,不仅内容充实,数量可观,而分析详明,结构严谨,见解独到,尤为其文章的特色。他毕生从事这一专题的研究,写作勤奋,孜孜不倦。 顾亭林曾论著书之难曰:必前人所未及就,后世之所不可无,而后为之。先生的论著有当于斯义矣。梁启超先生云:文物专史一须专门,二不可贪多,若能以终身力量做出一种文物专史来,于史学界便有不朽的价值。先生的论著为学术界广为征引,即为不朽价值之明证。近年来,国内和欧美学者对中国印刷史的兴趣渐浓,已有许多论文和专著出版,大家更翘首盼望先生的《中国印刷史》修订版能尽早面世。

  张秀民先生毕业论文中余謇题字 张忝裣壬弦德畚闹刑榉ㄊμ庾?/a

  宋孝宗时代刻书述略,天津《大公报图书副刊》1936年9月,155期;同年《图书馆学季刊》10卷3期转载,385-396页。

  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对亚洲各国的影响,《光明日报》1952年9月30日,又为同年《文物参考资料》(后改为《文物》)第4期(总28期)所转载。收入《雕版印刷源流》,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365-390页。又载《中国图书论集》,商务印书馆,1994,164-186页。

  中朝两国对于活字印刷术的贡献,天津《大公报》史学周刊1953年2月20日。

  铜活字的发明与发展,《光明日报》1954年3月6日。收入《活字印刷源流》,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145-153页。

  《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影响》,人民出版社,1958、1978年再版,又台湾文史哲出版社,1988。1960年日文版,广山秀则译,神田喜一郎博士序。

  辽、金、西夏刻书简史,《文物》1959年3期,11-16页。收入《历代刻书概况》,印刷工业出版社,1991,188-199页。

  清代泾县翟氏的泥活字印本,《文物》1961年3期,30-32页。收入《活字印刷源流》,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216-221页。

  南宋(1127-1279)刻书地域考,《图书馆》1961年3期,52-56页。载《中国书史参考资料》,书目文献出版社,1980, 92-124页;又载《中国图书论集》,商务印书馆,1994,224-236页。

  我国最早的金属活字,《光明日报》1961年10月14日。收入《活字印刷源流》,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135-138页。

  清代的铜活字,《文物》1962年1期,49-53页。收入《活字印刷源流》,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162-169页。

  元明两代的木活字,《图书馆》1962年1期,56-60页。收入《活字印刷源流》,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179-189页。载《中国图书论集》,商务印书馆,1994,237-246页。

  清代的木活字(1644-1911),《图书馆》1962年2、3期,60-62,60-64页。收入《活字印刷源流》,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190-206页。

  五代吴越国的印刷,《文物》,1978年12期,74-76页。收入《历代刻书概况》,印刷工业出版社,1991,41-45页。

  雕版印刷开始于唐初贞观说,《社会科学战线页。收入《雕版印刷源流》,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71-75页。

  明代北京的刻书,《文献》1期,1979年12月,298-309页。收入《历代刻书概况》,印刷工业出版社,1991,262-271页。

  明代南京的印书,《文物》1980年11期,78-83页。收入《历代刻书概况》,印刷工业出版社,1991,272-282页。

  南朝鲜发见的佛经为唐朝印本说,浙江《图书馆研究与工作》1981年4期,1-4页;又转载于1985年出版的《中国印刷年鉴》(1982-1983年)。收入《雕版印刷源流》,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285-288页。

  宋元的印工和装背工,《文献》10期,1981年12月,195-199页。

  再论雕版印刷开始于七世纪唐初贞观说,上海《图书馆杂志》,1982年4期。收入《雕版印刷源流》,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149-153页。

  关于毕昇与明代刻印工事迹考略,《上海图书馆建馆三十周年纪念论文集,1952-1982》,1983。

  石印术道光时即已传入我国说,《文献》1983年,18期,237-38页。

  三论雕板印书始于七世纪唐初贞观说,《中国印刷》15期,1987年2月。收入《雕版印刷源流》,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189-196页。

  中国活字印刷简史,《中国印刷》23-27期,1989年2月-1990年2月。收入《活字印刷源流》,印刷工业出版社,1990,6-65页。

  《中国大百科全书新闻出版卷》,北京、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0。中国古代印刷史,494-497页;锡活字,381页;铜活字,318页;泥活字,223-224页;木活字,220页。

  论印刷史与印书史,《中国印刷》,34期,1991年11月,85-86页。收入《中国印刷年鉴》,印刷工业出版社,1992。

  活字印刷史话二则(新发现的北宋活字本不可信、清新昌吕抚的泥活字印书),《印刷杂志》,1992年6期。又载《印刷科技》,1992。

  明华氏会通馆活字铜板是锡活字本吗?,《中国印刷》,37期,1992年8月,88-89页。

  对‘读《中国印刷史》札记‘的商榷,《中国印刷》,40期,1993年5月,4期,115-117页。

  英山发现的是活字发明家毕昇的墓碑吗?,《中国印刷》,42期,1993年11月,83-85页。又载《北京图书馆馆刊》1993年3、4期(总5-6期),63-65页。收入《中国印刷年鉴》,印刷工业出版社,1993。

  略论宋代的刻工,《中国印刷》,44期,1994年4月,30-33页。载《中国印刷史学术研讨会文集》,印刷工业出版社,1996, 49-56页。《中国印刷年鉴》,印刷工业出版社,1995。

  湖北英山发见活字发明家毕昇墓不可信,《印刷科技》51期,1994年3月。

  对英山毕昇墓碑的再商榷,《中国印刷》,44期,1994年4月,75-76页。英山毕昇墓碑再质疑, 载《中国印刷史学术研讨会文集》,印刷工业出版社,1996, 267-273页。

  宋代刻工刊书考,《印刷科技》,1994年6月,10卷4期,76-111页。

  中国发明印刷权不容否定,《印刷科技》15卷1期,1998年9月,20-25页。

  再论中国印刷术发明权不容否定,《第5届中国印刷史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中国印刷博物馆,1999。

  再论中国印刷术发明权不容否定,对1998年南韩发现写本《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的管见,《印刷科技》16卷5期,2000年9月,页86-89。

  中国发明印刷术不容否定--再论韩国发现的佛经为唐印本说,《中国印刷》,2000年8期。

  对雕板印刷源于山东的管见,《印刷科技》17卷1期,2001年3月,89-92页。

  《中国印刷》,2001年3期,41-43页。收入《中国印刷年鉴》,印刷工业出版社,2001。

  举报2楼埋红包点赞楼主:邯郸学步集时间:2004-04-11 17:58:51张秀民先生毕业论文(封面) 张秀民先生毕业论文中余謇题字(扉页)

  举报3楼埋红包点赞楼主:邯郸学步集时间:2004-04-11 18:00:17张秀民先生毕业论文中余謇题字(扉页)

  举报4楼埋红包点赞楼主:邯郸学步集时间:2004-04-11 18:02:30张秀民先生毕业论文中余謇题字

  举报5楼埋红包点赞楼主:邯郸学步集时间:2004-04-11 18:03:12张秀民先生毕业论文中太虚法师题字

  举报6楼埋红包点赞楼主:邯郸学步集时间:2004-04-11 18:04:09张秀民先生毕业论文(第一页)

  举报7楼埋红包点赞楼主:邯郸学步集时间:2004-04-11 18:05:25张秀民先生毕业论文(第十四页)

  举报8楼埋红包点赞楼主:邯郸学步集时间:2004-04-11 18:11:38印 刷 史 界 的 不 老 松--嵊州访张秀民先生记

  今年4月南下赴浙前,接《文献》主编王菡同志电话,询问浙游途中是否能顺便去嵊州探望张秀民先生,这正是善本部几天来议论的事。虽不知路途是否艰难,交通工具如何解决,但事情问到头上,还是答应了下来。张秀民,这位在印刷史界鼎鼎大名的老人已是94岁高龄,近年还不断有著作问世。记得每到春节前,都会有一封寄自嵊州瞻山廿八都张秀民的贺年信出现在国图善本部的信箱里,信上的祝福简单平易,但工整有力的笔迹却让人感到即将迈入又一个春天的那棵老树依然旺盛的生命力,令人肃然起敬,也激起我们探询的渴望。

  翻开地图看看,嵊州就在绍兴南面一点,给人的感觉是只要从兰亭再走几分钟就能到达那里。出发前两天,从王菡处送来两样东西,说是带给张先生的:一个手炉为他冬春寒冷时取暖;一叠厚厚的信纸专供他写作。后来才得知,这两件礼品是如此迫切和适用,好象给老人量体裁剪缝制的棉袄,很能令他感到温暖。老干部处和善本部也整理了几样礼品,包括生活用品、书籍、笔记本和500元钱。所有这些东西满满打了个纸箱,出发时,心里不知是轻松还是沉重。

  到杭州后,知道去嵊州的路途并不近,从杭州过去至少要半天才到。浙江古籍出版社的徐忠良主动要求开车陪我们一起去。忠良是嵊州崇仁镇人,和张秀民同镇不同村。虽然是同乡,近在杭州,都从事古籍专业,可从没见过张先生,这次可以借你们的光去看看他。忠良憨厚地笑着,让我们心中充满亲切感,一切仿佛都是上帝安排好的。

  当小轿车以120迈的速度驶向嵊州的时候,心情终于放松下来。一个多小时后进入嵊州界时,山高了,林密了,右边还出现了无水的深沟,里面有大型机械在挖沙石。忠良从前座回过身来说,这沟就是著名的剡溪了。我们都很吃惊,难道这就是青山行不尽,绿水去何长的剡溪?难道这就是那条所谓唐诗之路吗?

  剡溪一带地方,自古以来就是名人高士雅会卜居之地,与谢灵运、李白、杜甫等大诗人的名字联系在一起。有人统计,唐代共有312位颇有声望的诗人先后入剡,留下数百首诗词,是名符其实的唐诗之路。据忠良讲,嵊州又称天台门户,南北朝时山高林密,鲜有人迹。民间传说天台之路是由谢灵运踏出来的,他穿着那双被称为谢公屐的带齿木鞋,一路披荆斩棘,开出了一条谢公小道。李白于天宝元年离长安游吴越,为的是入剡探询谢公足迹。他一夜间就从鉴湖舟行入剡,谢公宿处今尚在,绿水荡漾清猿啼,伴着万里风尘而来的李白感到了无限满足。

  唐代大诗人们为什么特别钟情剡溪?杜甫说剡溪蕴秀异,欲罢不能忘,这秀异在哪里?白居易是这样解释的:东南山水,越为首,剡为面,沃州天姥为眉目,夫有非常之境,然后有非常之人居焉。看来剡地自古就是人杰地灵的地方。汉代,剡人刘晨、阮肇上山采药遇仙的故事流传很广,给剡地涂上一层神秘的色彩。东晋时,十八高僧之首西天竺僧帛道猷爱剡之秀,结庐瞻山。他之后,高僧竺法潜、支道林、支道开、竺昙献等先后游憩剡地。这样看来,嵊州最早应该是佛教传播的一个基地,无怪精通番语的谢灵运也选择隐居在剡溪口。东晋永和十一年(公元355年),王羲之携子由会稽迁居剡地金庭,终老瀑布山。大儒士戴逵、戴颙踵右军定居在此著《五经大义》、《老子音》。这些高士优游山水,恬淡为生,著书立说,传播思想,探索人生奥秘,使剡地成为东南思想之邦、灵秀之地。今天的嵊州承袭古风,造就出一批栋梁之才:经济学家马寅初、医学专家沈克非、水利专家宋希尚、地理学家丁谦、机械工业专家支秉渊、实业家袁涤庵、山水画家郑午昌、音乐家任光、作家魏金枝、越剧表演家袁雪芬、围棋国手马晓春等都来自嵊州。忠良说,仅廿八都一村,在全国名牌大学任教的就有十几人。去年浙江的高考状元也出在嵊州。众多人杰中,当然忘不了在印刷史和安南史研究上作出过卓越贡献的张秀民先生。

  廿八都是个大村,车到此经过一段土路,停在热闹的拐角处,乡人都知道张秀民,他们指着一片老房子说:不远,向前走就是了。

  鹅卵石地面、方方的池塘、白墙黑瓦、破旧的木门,在三月阳光照耀下散发着慵懒的气息。池塘边咄咄的捣衣声和偶尔两三声鹅叫让这片村落更显静谧。我们试着推开门,里面是三间老屋,环抱着一个不大的天井,阳光温柔地照在天井中一个老者的脸上,他身穿灰布中山装,坐在藤椅里。见有人推门,他惊谔地站起,慢慢移动脚步向我们走来,老者就是张秀民先生。

  他94岁高龄,居然能够不扶拐杖走路;看书时不带眼镜,也不必把书举到眼前或离得很远。他能听见、听懂我们说的每一句话,表达虽有些吃力,但思路依然清晰。他座椅背后的厅堂,墙上黝黑斑驳,早已没有了中堂和对联;堂中旧物杂陈,也没有了讲究的格局。厅堂正中横着一张老式写字台,上面堆满了很破很旧的日用品。一把木制太师椅紧靠在张先生座椅旁边,椅子上凌乱地放些大小不一的纸头,十几张一处,用铁夹子夹住。张先生很在意地拿起一夹给我们看,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这是我最近在写的一篇文章,谈中国的发明。老人说起他的作品,开始滔滔不绝了。这时我们才发现,那张太师椅,就是老人的书桌;凌乱的纸头,就是老人的稿纸;撒满阳光的天井,就是老人的书房。一位老学者,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清贫自守,甚至王菡带来的厚厚一摞稿纸,也成了最高级的奢侈品。

  谈话中得知,张先生目前和他91岁的妹妹相依为生,他们的卧室四面透风,阴冷潮湿。里面有两张老式大床,头顶头放着,每张床上都有至少三层厚被。去年冬天特别冷,春节的时候就得了病,晕过去了。乡人把我送去抢救,又活过来。老人的外甥韩琦博士,当时远在德国,为了让老人生活得好些,特地在天井的一角盖了间房,样式虽也是老式的粉墙黑瓦,但铝合金的窗户很大,很严实,便于阳光照进来。房顶上装了热水包,可以洗澡?quot;下个月就搬进去。老人很高兴地说。他感谢我们带来的500元钱,这钱已经很够了。老人的话,让我们心里感叹。

  张先生记忆力很好,他询问老北图的同事,也关心现在善本部的工作。当他得知我们想收集他的手稿时,兴冲冲地带我们爬上阁楼。在一堆手稿和笔记中翻检着,拿出一些整齐的交给我们。过去,张先生曾将他在印刷史上的代表作手稿交给国家图书馆收藏;这次拿出来的手稿,是有关安南史的几篇重要文章和著作,大部分写于民国时期。看着手稿上工整文雅的字体,我们的思绪飞到了张先生的过去:

  张秀民生于清光绪34年(1908),谱名荣章,字涤瞻。其先祖南宋初就居住在嵊县升高乡廿八都村,祖父、父亲曾在家里设私塾教书,家境贫寒。张秀民年轻时在美国基督教长老会开办的宁波四明中学读书,学到黄炎培《陈嘉庚先生毁家兴学记》一文,对陈在福建厦门兴办学校的壮举十分钦佩,投考厦门大学文学院国学系被录取。在厦大期间,他听孙怡让的弟子李笠讲授《汉书艺文志》,从此对目录学发生了兴趣。一次,张秀民在图书馆的书架上看到一本英国霍氏写的目录学入门书,看得入迷,不忍释手,了解到许多有关西洋版本学的知识。他在厦大读书时曾发表了《评四库总目史部目录类及史部杂家类》和《宋刊本和摇床本》(摇床本又称摇篮本,是西方对早期印刷品的称呼)两篇文章,后者议论宋刻本与西方15世纪摇篮本的异同,把印刷史放在世界的范围内进行研究。张秀民毕业时,老师李笠将他的这两篇文章寄给了国立北平图书馆副馆长袁同礼。袁看了两篇文章后,当即由馆方名义来信,请张秀民速来馆。1931年6月底,北图新馆举行落成典礼。四、五天后,张秀民在北图上班,开始了长达四十年的图书馆生涯。

  张秀民初进北图,在中文编目组从事古籍编目工作,每天5-6种。他编目时要看原书内容,查阅大量资料,编目质量很高。他留意到向达翻译的美国卡特教授所著《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和它的西传》,认为外国人写的中国印刷史,虽旁征博引,但未能探及根源。自己身为中国人,心有不甘,于是立志要写出一部中国人自己的印刷史。从此在编目同时,很注意收集有关版本印刷的资料,把信息多记录在草片上,再誊抄成大小笔记约70多本,其中有《宋版书经眼录》二册、《宋刻工名录》二册。他还利用工余、午睡和星期日,翻阅了馆藏全部355种宋版书、200册《永乐大典》、数千种地方志、诗文集、笔记杂论,以及西文、中文版本目录学书籍。

  七七事变之后,张秀民到馆上班,看到馆门口有日军把守,深感国家危亡之时,书皮之学并无实际用处,从此转而研究安南史。他以十余年之力,用北图藏书辑录成《安南内属时期职官表》和《安南内属时期名宦传》两稿,他说后一部稿可作一剂爱国药,可惜两部书稿均未付梓。

  1952年10月,北图举办了中国印本书籍展览会,其中许多是现代著名藏书家新捐献的珍本。副馆长张全新(铁铉)希望写文章介绍一下,于是张秀民写了篇《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对亚洲各国的影响》,发表在《光明日报》上,后又被《文物参考资料》转载,得到了许多学者的嘉许,也鼓励张秀民重新拾起弃置多年的版本目录学和印刷史研究。1958年,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张秀民的《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及其影响》,日本学者神田喜一郎读后,称赞该书是一部真挚诚恳的好书,并嘱广山秀则译成日文,于1960年在日本京都出版。美国、苏联的刊物上也纷纷刊登书评予以介绍,国内某些大学图书馆系也用此书为课本。但张秀民认为该书只是《中国印刷史》的首尾部分,而其中主题远未讲透。1963年,张秀民又出版了《活字印刷史线万字,改名为《中国活字印刷简史》,未几因文革浩劫开始,未能出版。文革期间,张秀民被批斗,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多年积累的书刊资料损失很大。他1971年申请退休,回原籍奉养老母,这时他在北图工作已经整整40年了。

  退休返回原籍后,张秀民在艰苦条件下继续从事《中国印刷史》的写作。乡间没有参考书,连人名、地名词典都要到县城去借,有时要步行去崇仁中学借《明史》、《文物》杂志等。张秀民能够充分利用的,仅有手头上的70多本笔记。80年代初,他每年都要跑杭州,在浙江图书馆查阅资料,边改边写,写作进展缓慢,象明藩府刻书就先后改写了六、七次之多。冬天寒气袭人,夏天暑热难耐,张秀民仍坚持写作,让老母看了十分心疼。《中国印刷史》历经艰苦,终于在1984年完稿,1989年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全书54万字,详尽介绍了中国印刷术的发展历史、各个时代的刻书特点、刻书内容、版刻特点,以及刻工、印工的生活和事迹。书中还提供了与印刷有关的版画、年画、报纸、纸币、纸墨资料等,被誉为有关印刷术的最完备而系统的综合之作。

  1994年,张秀民又重写了《中国活字印刷简史》中的活字的形式与内容部分,附录了活字印本目录约2万字,他的外甥韩琦博士也补充了19世纪外国人对中文叠积活字的研究,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印刷术,以及亚洲各国与中国活字印刷的关系等。1998年4月,两人合著的《中国活字印刷史》由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张秀民先生平生无他嗜好,惟研究印刷史和安南史,耗费了几十年的心血,在这两个领域作出开创性的工作,取得了令人敬佩的成果。

  1975年,张秀民重返北图查阅资料时,曾将明武林观妙斋刻本《商子》、清抄本《光绪丙申王公侯伯文武大臣生日地址考》等8种书捐赠国家图书馆,近年又将他的15种手稿捐给国图。他对于图书馆事业的热爱是始终如一的。

  从张先生家告辞出来时,先生特地嘱咐我们一定要顺便看一下瞻山。瞻山倒也不远,从廿八都村出来,不到两里就到了。说它叫山,实际是个小土坡,相对高度不足40米。但山的两侧都有潺潺流水,山上松柏森然,鲜花盛开。瞻山自古有名,是因为它是帛道猷涤巾、择居之地。现在,山门横额是顾廷龙手迹,亭中对联是李希泌所写,碑文为张秀民所书-- 一座瞻山,到处都是图书馆界前辈的手泽。由此我想到了结庐在此的张秀民,他的字涤瞻,应该就来自帛道猷涤巾瞻山的旧事。正因为有他的存在,今天的瞻山在我们眼里才别有一种灵秀之气。我们站在这里,谈论着张先生,谈论着他在中国印刷史上的贡献,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举报9楼埋红包点赞作者:日照青苔时间:2004-04-11 19:10:47【转】

  最新出版的《自然》杂志在封面推介了“新一代的电子纸(e-paper)”,据称,一年左右,使用“电子纸”的第一批产品就将面市,这种产品既像操作电子装置那样容易,又像使用纸张那样方便。造纸和印刷两大技术的发明,改变了世界文明史的进程,电子纸广泛应用以后,将给我们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大约30年前,科学家就开始研制被称作“梦幻技术”的电子纸,希望能够利用电子装置,既能改写信息,又便于文字阅读。而今,这种愿望终于得以实现,电子纸即将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领域。

  电子纸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一般纸张,而是像纸一样可以任意弯曲折叠的“可擦写显示器”,2000年3月,日本千叶大学开发的电子纸厚度只有0.1毫米,真正达到了纸的厚度。除此之外,美国电子墨水公司(EInk)与美国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联合开发的电子纸还具有容易阅读、节省电能等特点。这种电子纸的亮度达到反射型彩色LCD(液晶)的3—6倍,在偏暗处以及日光直射的地方也可以浏览。对比度比报纸还高。无论从哪一个角度都可以阅读,就像在纸上打印的文件一样。即使在关闭显示器的电源以后,它仍然可以显示画面。这有利于延长电池寿命。电子纸的耗电量很小,只有普通液晶显示器的1/10~1/100左右。

  目前已开发的电子纸主要有两种形态,一种是可随身携带的电子薄膜显示板;另一种是可以反复多次重写文字和图像的再写入纸。

  作为前一种形态,电子纸是一种新的高科技产品,其应用前景非常广阔,将对广告、报刊图书出版等行业产生重大影响。不久的将来,你不用担心因为天气不好而误了送报时间,也不需要每天到报摊去买报,只要随身携带一款电子纸,你就可以随时随地浏览各个版面的新闻。未来的报纸将会这样传播:只要你预先订阅一份报纸,报社就能按时把当天的版面发送到你的电子纸上,只要愿意,你可以躺在床上手里拿着电子纸阅读新闻;你还可以把电子纸折叠放在手提袋里,走到哪里都能收看随时更新的新闻。如果发生重大新闻,报社的出报频率就会很高,有可能你一边看着报纸,报纸的内容一边就在更新。你也可以将每天的报纸内容存起来,随时将以前看过的内容从存储器里调到纸面上看。

  作为后一种形态出现的电子纸与传统纸张相比,其最大特点是随意存取,反复使用。在电子纸上可以反复写入信息,一种方式是手写输入,另一种方式是通过网络下载刷新内容。与PDA(个人数字助理)相比,电子纸更轻便,可以随意折叠;与个人电脑相比,电子纸更便于携带,操作更加简单。电子纸可与互联网融合,人们只需要1张电子纸,无论在什么地方,就能像电脑上网那样,通过网络下载数据,查阅大量信息,享受阅读的快乐。另外,用电脑上网浏览新闻,时间稍长眼睛就会疲劳,而电子纸则不会带来这种烦恼。

  初期的电子纸受存储容量限制,只能显示单色、静态的文字和图片,除了报纸,漫画、周刊、写真集是最适合电子纸的显示内容,两三年以后,电子纸将可实现彩色显示,人们就能在电子纸上观看电影电视节目了。未来,电子纸还将广泛应用于超市和百货商场的商品显示牌、公交月票、各种门票、平面广告等载体,同时,它还可以作为下一代个人数字助理的显示器以及手写输入终端。已有机构成功试制出嵌入PDA并能与手机连接的电子纸。有人还设想用电子纸做成服装、家里的内墙和建筑物的外墙,设计师或用户可以随时更换图案,就像今天电脑的墙纸一样。

  日前,据英国《自然》杂志报道,荷兰飞利浦公司的科学家已成功开发出新一代电子纸,它的显著特征是可在胶片般薄的可折叠屏幕上显示动态画面。这种电子纸可用于手持电子装置和可穿戴的显示设备。此前飞利浦公司与美国EInk共同开发的电子纸只需安装2节电池便最长可用1年时间。

  在EInk和飞利浦联手开发新一代电子纸的同时,日本的索尼、佳能、理光、东芝等大公司也在紧锣密鼓地向电子纸实用产品的应用冲刺。

  日本理光开发的电子纸可应用于专用打印机,可以一边擦除文字一边打印新内容,显示效果与普通印刷字体一样,而且能够完全删除并改写内容,大大减少了纸张的浪费。

  富士施乐开发的光写入式电子纸把纸张放到投影机或显示器等发光物体上,通电后就能够复制显示内容。

  开发彩色显示的电子纸已成为许多制造商的主攻方向。目前,科学家正在进行技术攻关,希望开发出速度更快的新一代电子纸。

  电子纸的出现对传统印刷业将是一次猛烈冲击,以报业为例,电子报纸即时化的时效性最具优势,是传统报纸无可比拟的,而且省略了印刷和发行的全部流程,可以大大节约运营成本。同时,电子报纸即时传播的动态内容,将提高读者的阅读兴趣,增加报纸的发行量和阅读率。

  当初,电子纸开发者的目的并非为了节约纸张,但是,电子纸广泛应用之后,最大最直接的效益将蕴藏于环保之中。电子纸前期产品价格虽然较高,但如果大批量生产,市场价格必然大幅下降,最终会控制在为大众所能承受的价位上,迅速普及开来。电子纸节约了天文数字般的传统纸张,同时也挽救了大片森林资源。

  业内人士预计,电子纸将在未来三五年内进入大规模应用阶段,十年之内,传统媒体业将因此发生深刻的变革。

  电子纸虽然只是一种高科技产品,但它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首先,媒体的运作方式将发生重大改变,编辑人员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传播方式都将面临挑战;其次,信息传播将更加自由和开放,这将给新闻的监管带来很大的难度;另外,电子纸的普及可能会加速信息爆炸。

  人类社会实现信息化和网络化,是一种潮流,不可阻挡,电子纸应运而生,是我们无可回避的选择。

  举报10楼埋红包点赞作者:日照青苔时间:2004-04-11 19:12:26电子纸可卷曲

  举报11楼埋红包点赞作者:日照青苔时间:2004-04-11 19:14:12能手写输入的电子纸

  举报1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日照青苔时间:2004-04-11 19:15:46能随时浏览报纸内容的电子纸

  举报14楼埋红包点赞作者:长乐老时间:2004-04-11 20:30:00重版中那张朵云轩的木版水印画笺不知是否还保留?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吉隆坡赌场